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档案故事

我和略阳有个“约定”

来源:办公室  作者:徐波  发布:2019-08-22  (浏览 345 人次)

巧 克 力 女 孩

1985年12月,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略阳火车站里站满了前来送行的群众,他们有来自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有工厂里的工人,还有中、小学校里的学生,他们都在等待和期盼着。突然,人群出现了涌动,一列满载着士兵和装备的军用列车缓缓驶入了车站。一声哨响,解放军战士从列车上鱼贯而出,他们迅速排列成队,快速离开车站,向军供站跑去。前来送行的群众向解放军战士围了过去,他们中有的手中拿着已经准备好的笔记本,希望解放军战士给他们签名留念;有的拿着自己做的明信片或者年历片,送给解放军战士留作纪念。场面十分热烈。

这是一群开赴云南老山前线进行防御作战的解放军战士,他们肩负着党和人民赋予的使命,忠实履行着职责,是保卫国家领土完整、抗击越南之敌的人。他们坐在闷罐车里,平板车满载装备,奔赴祖国的西南边陲。他们纪律严明,遵守时间规定,下车后,在车站不敢停下脚步而与送行的群众有半句交谈,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三件事,解手、吃饭和给行军壶中接满开水,然后迅速集合返回车厢,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当我们登上列车,卸下挎包和水壶后,大家就围在车厢的小窗口边。每一节闷罐车下排都有四个非常小的窗口,大家就拥挤在四个小窗口前,与前来送行的群众道别。我所在的这节车厢四个小窗户外面都是小学生,由于地面与车厢的落差较大,小学生无法够到小窗户,因此他们都踮着脚,奋力举着他们精心准备的礼物,车上根本无法看到他们的面孔,只见一只只小手举着他们的礼物。突然,我看到一只很白的小手撮着一个小纸包,那只小手在众多的小手中摇晃不定,于是我伸手抓住了它,小手的主人似乎迟疑了一下,当她确认抓她手的是解放军叔叔后,立刻松开了小纸包。我将纸包拿进了车厢,打开纸包后,里面是几颗巧克力糖,我将包糖的纸放到车厢地面的铺上,把糖分给了旁边的几个战友,我们共同享受小姑娘给我们带来的甜美。当我把巧克力糖放入口中,一股浓烈巧克力奶油的香甜溢满了整个口腔,侵占了我的全部,令我心旷神怡、荡气回肠。正当我还陶醉在巧克力甜美的回味中,突然想起小姑娘一定会留有联系方式,于是我想起了包糖的纸,当我再往铺上一看,我傻了眼,这时我看到的是一堆留有联系方式的纸,无法分辨哪张是我要找的,我顿时茫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直到有一天,略阳民政部门的一名同志听到这个故事后,她把故事里的小姑娘定义为“巧克力女孩”。

微信图片_20190822160140.jpg

略  阳

从此,这件事重重压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的缠绕在我的脑海中,至今难以释怀。

在那改革开放初期的年代,物资还不是很充裕。一个深山县城的小姑娘,把父母或者是其他亲人给自己的巧克力糖,舍不得吃,节省下来,送给走上战场的解放军叔叔,足以说明“巧克力女孩”对解放军的敬仰,人民对我们的期盼,国家对我们的需要。30多年来,无论我走到哪里,何时何地,那只小手始终在我眼前晃动,那浓郁芳香的巧克力味始终难以忘怀,总想找到“巧克力女孩”当面好好感谢她。于是,我只要遇到略阳人,或者是去过略阳的人,我都会给他们讲起“巧克力女孩”的故事,很多人听后, 都感到非常遗憾。有一天我给同事讲起了这个故事,他听完之后,帮我分析说“‘巧克力女孩’也许去了外地,或由于其它原因没有在略阳了呢”,我说“如果真要是这样,我还是要努力找她,那怕是徒劳无功白费力气”。于是,他建议我可以利用网络平台,尝试发寻人启事。我接受了他的建议,我在网络上起草了这份启示,可就在我准备在网络上发布时,突然觉得好象少了点什么,这种感觉不是对寻找的形式有疑问,而是我真的只是为感谢她,而去寻找吗?我又一次迟疑了,于是将此事搁置了下来。

今年六月份,巧遇在略阳县民政部门和汉中某个社区工作的两个女孩,我又将“巧克力女孩”的故事讲给她们听,她们听后,神情暗淡,略带伤感地说:“真感人”,随即她们表示能帮我实现这个愿望,争取找到“巧克力女孩”。当我听到她们的这种答复,我顿时眼前一亮,但瞬间又茫然了,且不说她们怎么能帮我找到,也不知道她们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实现我多年的心愿,而是我在想,我真的就只是想找到她,请她吃餐饭吗?这样是不是真的少了点什么呢。民政部门的那个女孩看出了我的心事,于是她开口问到“你是真的想找到那个女孩吗?”当我听到她的这句问话,我茅塞顿开,“巧克力女孩”还需要找吗?我不是早已找到她了吗。我已经和她交往了多年,而且在她那还有我帮扶的贫困户。我曾经多次前往略阳,感受到了她的热情,感受到了她的温柔和美丽。略阳就是“巧克力女孩”,“巧克力女孩”正是“醉美略阳”。

扶 贫 者

时过变迁,我已经脱下了军装,转业到地方工作多年,成为祖国建设大军中的一员。当我得知,我现在工作单位正在选派第三批挂职驻略阳马蹄湾社区扶贫工作人员,而且可能是脱贫工作的最后一批驻村人员时,我立刻意识到这是我最后的机会,这也是我感谢“巧克力女孩”的最佳时机和最好的方法,我毅然决然报名参加,为“醉美略阳——巧克力女孩”做出应有的贡献。

单位将我送到扶贫驻村点马蹄湾镇,一下车,镇领导对我说:“欢迎你,我们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是的,这一次我成为了脱贫攻坚战中的一名战士。

35年前,父亲让我背起背包,穿上崭新的军装,使我成为了保家卫国的一名解放军战士,奔赴了祖国的西南边疆老山地区,参加了对越作战。35年后的今天,我成为了脱贫一线的工作者,并且参加了脱贫攻坚战,进入了决战。

我收拾好行囊,背起了背包,再一次出发,踏上了脱贫攻坚战决战的战场。当我来到略阳县马蹄湾镇马蹄湾社区,看到那青山绿水时,巧克力的芬芳扑面而来,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只晃动的小手。马蹄湾山川之美如“巧克力女孩”之美丽,马蹄湾人之纯朴如“巧克力女孩”之清澈,马蹄湾境内嘉陵江之缠绕如“巧克力女孩”之婀娜多姿,马蹄湾树木之可爱如“巧克力女孩”之动人。这一切深深地吸引着我,在告诉着我,提醒着我,至美的“巧克力女孩”被千百年的遗憾所困扰,那就是山区的不便给马蹄湾部分人员带来的贫困。做为攻坚战的一名战士,面对着“金山银山”我们攻贫克穷,突破难关,把金山搬回贫困之家,让银山进入千家万户,让党的阳光在群众的土壤里开花结果,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