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档案故事

翻开一册册案卷,走近陕西最大的石油公司——延长石油

来源:宣传处  作者:贺瑾  发布:2019-11-17  (浏览 671 人次)

微信图片_20191117113503.png

一道道的山梁,一道道坡,以延河水为中轴,这个古老的革命圣地——延安,深秋季节映入满眼的便是这样一道道一片片的黄土坡。众所周知,延安有着红色的血脉,而延安的地下却流淌着另一条黑色脉络,是一条具有巨大经济效益的能源巨脉。

延安地下埋着宝藏,《汉书》《水经注》《梦溪笔谈》都曾提到这种地下宝藏,书中记录称之为“洧水”“脂水”,也第一次出现“石油”这个名字,这里提到的石油所发现的区域就是延安,据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档案馆中的档案记载: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有德国人来延长调查石油,外国人觊觎此矿;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有大荔县人于彦彪与延长邑绅郑明德等探该地宝藏可惜不明。可见当时不少人都想来开采这种黑色能源宝藏,皆因勘探难度较大纷纷放弃。工业革命后,由于进口石油太贵,1905年,清政府拨款8.1万两白银创办“延长石油厂”。据记载,后来还有不少石油公司看到甜头想要来分一杯羹,皆因此地地形原因无法坚持开采,只有延长集团坚持下来,这一坚持就是100多年,延长独树一帜地成为除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以外唯一一家在国内有开采权的地方石油企业。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459.jpg

(1905年批办奏折的仿制品)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01.jpg

(1907年修建的延长石油厂大门)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04.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07.jpg

经过艰苦地勘探和准备,1907年9月10日打下了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延一井,井深81米,初日产量2000公斤,中国陆上石油工业从这里起步。100多年,延一井几经开发、停产、修复、复产,依旧扎根在这片黄土地上,一如一代代“埋头苦干”的延长人。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10.jpg

(陕甘宁边区时期延长石油厂的储油池)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13.jpg

(出油了)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16.jpg

(顿钻)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19.jpg

(2007年4月30日延167井大型压裂现场)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24.jpg

“埋头苦干”是1944年5月毛主席为时任厂长陈振夏的题词,这是毛主席给石油工人个人唯一的题词。而埋头苦干的延长人又何止陈振夏一个,这四个字也成为100多年来激励数代延长石油人开拓进取的延长精神。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26.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29.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32.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34.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37.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39.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42.jpg

在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档案馆里,有幸看到了最早的属于“延长”的荣誉。通过馆藏档案,让这家企业的历史脉络清晰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1982年5月成立延长油矿档案馆,科级建制;1996年4月22日,经延安地区档案局同意,成立延长油矿管理局档案馆;1997年11月28日,成立延长油矿管理局档案处,和档案馆合署办公;2005年9月延长石油重组,2006年3月7日成立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档案处(档案馆),处级建制;2012年1月,成立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档案馆,与油田公司档案馆合署办公,处级建制,设有综合科、业务科、保管利用科、编研科、地质资料汇交科5个职能科室。现有馆长1名,副馆长2名,专职档案员19名。目前,集团公司共有档案管理部门43个,专职人员399名,兼职人员1266名;办公总面积14021.74平方米,其中库房面积37330.43平方米;总库藏量1090849卷、995831件。

01  神秘的地质资料    “延长”档案中比重最大库存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45.jpg

据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档案馆馆长高玲介绍,“延长”的档案资料中,地质资料档案占总数的70%以上,是“延长”人心中最珍贵的宝贝。

每年“延长”都要向自然资源部全国地质资料馆进行资料汇交工作,这不仅是延长石油也是其他三家(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要做的工作,而国家储备委员会要根据上交的资料形成油气储量报告,从而确定每个区域的开发程度和未来的开发价值。

为什么说地质资料档案对于石油企业是宝贝呢?包括单井资料和综合地质资料的地质资料档案记录着每一口油井从勘探到下钻再到出油的所有过程,以及对该油井区域的地质研究,这对石油企业编制开发方案、钻井措施等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49.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52.jpg

在延长石油我参观了几间特殊的库房——岩心库房,据高玲说:“这些库房每天前来的人络绎不绝,因为这里是石油企业档案馆真正的宝库。”有句老话是“在磨刀石上采油”,在岩心库房的档案架上,密密麻麻排满了各种形状的石头,有些上面被打了孔,这些石头就是储藏油气的石头,打孔是为了供科研人员取样研究,技术研究人员将取样经过化验得出孔隙度和主渗率,最终确定油气含量、开采难度等。这些宝贝石头非常娇贵,保存它们比纸质档案要求更多,这种特殊的永久档案由于搬运起来费力,科研人员经常来到库房实地研究,在库房里也专门为他们设置了观察、取样区,这一点与纸质档案的管理方法不同。据了解,除了探明油气储量外,“延长”的科研人员还要利用这些岩心分析其其他成分,以发掘更多的宝藏。乐于钻研、善于钻研,是“延长”人百年探宝得以成功的原因。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55.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558.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01.jpg

02  企业档案管理制度建立  就地保管和化零为整结合进行

1982年成立的档案馆要收集近80年前的档案资料是非常不容易的,而这对于拥有多个分散矿区档案室的延长石油档案馆更有难度。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04.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07.jpg

据高馆长介绍,“延长”目前共有十三个厂区,每个厂都有自己的档案室和档案管理人员。一百年的“延长”在发展过程中,经历过扩大、合并等企业发展战略措施,在这个过程中,档案的丢失和管理就令人十分头疼。“延长”的档案人研究了一套属于他们的管理方法,厂区的档案日常可用的采取自行保管,重要档案每一到两年向集团档案馆上交汇总,如遇撤并单位则被撤厂区档案上交并入矿区的档案室,如遇油井封闭情况发生,则该单井档案资料全部移交集团档案馆,集团档案馆对厂区档案室负有指导的责任。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10.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15.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18.jpg

据了解,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档案馆,近年来在受省档案局(馆)“陕西省档案工作目标认证AAA初审、AA、A认证”委托以来,档案规范化管理达标升级工作严格按照规范化要求认真部署、开展工作,取得了较好的成绩。截至目前,油田公司所属单位达到“国家一级”1个、“国家二级”2个,达到陕西省档案工作目标认证AAA认证单位7个、AA认证单位1个;按照档案目标认证办法,对认证期满五年的3个单位进行了AAA复审。2019年计划完成三个采油厂和延安炼油厂四家单位AAA认证工作。并计划至2023年,油田内部单位达AAA认证10个,达AA认证单位11个。

03  数字化工作迫在眉睫  各厂区为此项工作加班加点

此行“延长”,有幸来到了第一线的厂区,参观了几个厂区的档案室。在厂区档案室里,更是看到了不少神秘的油田档案,有历年来的图纸,也有科研人员的研究报告(其中不少还是手写版),还有转储用的磁带,这些宝贵的资料,不仅记录了历史,而且成为未来企业开采的佐证材料;再加上各厂区分布分散,作为有五分之四的员工都是一线员工的采油大厂,同志们表示来到自己厂区的档案室都不容易,更别提到其他厂区或者集团档案室查阅资料了,真是耗时耗力,种种现实情况使得档案数字化工作迫在眉睫。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23.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26.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33.jpg

据了解,目前各厂区档案数字化难度不同,程度也不尽相同,比如青化砭采油厂虽油井数量不算多,每年的产量不算大,但是由于这是一个老厂,并且是由三个厂区合并而成,时间长、“陈年老账”比较多,加上档案保存程度不太好,扫描起来有一定难度。而最大的吴起采油厂的问题则是厂区大、单井多、产量高,虽然厂区成立时间不长,但是近年来存放的档案资料尤其是地质档案资料数量很大,数字化工作量也非常大,这又是另一种难度。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33.jpg

高玲说:“难也要做,这是为了将来,2021年完成大部分档案的数字化是我们必须完成的目标,延长人是最能打硬仗的!”

04  勤于钻研的延长档案人  使工作化繁为简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37.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42.jpg

在吴起采油厂的档案数字化加工现场,我们发现了一个小姑娘,她不慌不忙地指挥着十几个人在操作电脑,数字化加工现场井然有序。据了解, 这个名叫齐晓玲的女孩是学计算机专业的,她负责吴起采油厂的信息化工作,在刚刚接到如此大量的数字化任务时,她也是一筹莫展,后来齐晓玲向领导建议在各个科室设立专职档案员职位,一来他们可以帮助做数字化工作,二来今后的工作也能更方便些。而设立专职档案员正是为了她的一个大计划。

齐晓玲深知数字化工作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利用,她花费了十个月的时间,将档案系统与吴起采油厂的OA办公系统完美结合,只要一个授权就可以通过局域网远程访问档案管理系统,这个授权就给了各个科室的专职档案员,如果情况需要也可以临时授权,这样就使得档案利用者可以不受地域和时间限制,及时进行检索查阅自己所需的文书档案,并可以在线浏览全文。同时借阅手续也可通过局域网申请、批复,不用浪费一天的时间从一线赶到档案室拿着借阅单上下楼找领导签字审批,这大大提高了档案工作的服务能力和效率,省去了传统繁琐、费时的借阅手续,使档案服务变得快捷、高效、准确。此外,齐晓玲还在2017年厂区OA系统网站上设立档案工作栏目,及时更新各类档案信息和档案公告,可以让一线的职工随时了解到档案最新信息,让档案工作真正跨上了办公自动化的台阶。

动脑子、想办法,让工作更加简单、高效、快捷,这是“延长”人特有的肯干、肯钻的特点。在青化砭档案展览室里,我们看到了“延长”人当年为了更好地开采油田,自己动手制作的一件件工具,如今与时俱进的“延长”人又利用高科技服务于工作。用高玲的话说:“智慧档案馆的建设需要有智慧的人才,我们要为延长石油的档案事业做出贡献,要为延长留下足迹,为开创未来提供智库。”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46.jpg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49.jpg

“埋头苦干”——当年毛主席的题词是多么精辟,正是因为有一代又一代的“延长”人的“埋头苦干”,“延长”才能真的“延长”。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53.jpg

小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657.jpg

图片中是“延长”的第一支青年女子钻井队,据高玲介绍,她的母亲就在这支队伍里。在“延长”的这几日,我发现这里的子弟真多,可他们没有“子弟”身上常见的“懒散”“纨绔”的样子,反而一如他们的父辈,不骄不躁、奋发向上。

在“延长”采访的几日,看到“延长人”最令人敬佩的就是这样的数十年如一日的“埋头苦干”的精神,在这种精神的支撑下,“延长人”甘守乏味的工作,不安于现状,不断进取。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700.jpg

 这就是一代又一代的延长石油人,是一代又一代记录“延长人”每个瞬间的档案人。

微信图片_20191117111703.jpg


(本期图片除新闻纪实其他由“延长石油”集团提供)